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奴隶调教计划】(22)作者:nihyou2014
【奴隶调教计划】(22)作者:nihyou2014
字数:9039


         第二十二节我和春天有个约会(下)

   「想」

   如此简单的一个字概括多少含义。

   陆贞浑身赤裸犹自站立着,小穴里依然插着马六的玉柱,二人水乳相融,合 为一体。

   「别乱动…」

   马六的手扳开陆贞臀瓣,示意早已饥渴难耐的老五过来。

   这一刻,老五脸上终于露出如释重负,又神情兴奋的表情,他扑了过来。
   呼…

  热浪扑面,老五强壮的身影映入陆贞的眼帘,好像一只熊张牙舞爪的要把她 吞噬一般…

  「啊……」

   这一刻~

  陆贞索索发抖,老五赤条条的躯体,下身那巨根丑陋玉柱让她似乎闻到了腥 臭的气味。

   好难闻?好可怕?好…可爱、

   她眉头轻蹙,鼻翼翕动,腥臭让陆贞很不喜,眼神带着惊恐之色。

   粉红舌尖舔着鲜艳的红唇,表彰着陆贞的…性感以及…恋恋不舍。

   很矛盾…

  「啪啪…啪啪…」

   「呃,你…要做什么?唔…不…不…不…可以的?」

   老五的玉柱拍打她的肥臀,在马六的帮扶,玉柱不断地摩擦陆贞的臀瓣,玉 柱头抵在她的肛门正中…

  陆贞终于明白了,玉柱是要插进她的…肛门?

   「唔,不要,我不要,不可以的,放开我。」

   一如,正义始终可以战胜邪恶。

   又如,道德伦理超出陆贞的心理底线。

   液体的药性再强只是激发她的淫欲,而思维却是陆贞本身具备的,她无法接 受。

   陆贞剧烈的挣扎着,可她忘记了,此时她的小穴里正插在马六的玉柱。
   前有狼后有虎!错,前有马六,后有老五。

   腹背受敌!!

   「噗嗤…噗嗤…」

   陆贞的挣扎使得早已泛滥成灾的小穴淫液横溅,无法言说的酥爽充溯她的身 心。

   「喔…喔喔…不,不,可以的,呜呜…喔喔…不可以…唔,…」

   道德底线与飘然若仙的酥爽纠葛,她依然跨不过这道坎,接受不了,陆贞哭 了…

  「不要乱动。」

   「啪啪…啪啪…啪啪…」

   马六狠狠几巴掌拍打在陆贞的臀部,霎时她的臀部红白交错,犹自颤抖着。
   马六的声音变得低沉严厉,他仿佛变了一个人,完全失去了先前的温文尔雅。
   「你现在是我的什么人,说。」

   陆贞感觉火辣辣的疼痛,依稀还带着一丝留恋,听到马六严厉的话语,她的 心一颤,无比复杂。

   「说…噗嗤…」玉柱在她小穴一挺,马六声音依旧深沉。

   「呜呜…喔…,你是我……老…公…呜呜…呃…」

   「老公的话,你听不听?」

   「呃…呜呜…」

   「噗嗤…噗嗤…」

   「喔…呜呜…我听…喔…呜呜…」

   玉柱在小穴里抽插,陆贞的话语似乎被淫欲左右,不能自已。

   「很好,现在给我别乱动。」

   肥臀从新在马六双手扳开,老五哆嗦着,玉柱抵在陆贞那浅红色的菊花上。
   菊花蠕动,似在期待,又似要绽放…

  狰狞丑陋的玉柱似乎露出獠牙,缓缓前进,陆贞的肛门洞口狭窄,菊花被顶 的凹起…

  「呃,呜呜,不要,不可以,呜呜,呃…疼…疼…」

   陆贞啼哭不止,当真正面对这一刻,她的理智依然处于高峰,她十分清楚这 意味着什么?

   陆贞的头脑很清醒,这也正是这种液体药性的珍贵之处,药性越强,而还给 她的却是…愈加清晰的思维。

   玉柱抵在菊花般的肛门上…

  悍然一击!

   噗嗤…

  「啊………………」

   辣手摧花,菊花残。

   撕心裂肺的娇柔声回荡,玉柱让陆贞痛彻心扉,粗长的柱身在肠壁穿梭。
   「呜呜…」

   「呼呼…」

   陆贞哭泣着,耳边传来老五的呼吸声,随之一个火热的躯体贴上来。

   玉柱带着炙热,齐根插入她的肠壁深处…

  「扑…」

   二男一女彻底交合在一起。

   这一刻,陆贞的内心世界一片寂静,天旋地转,黑白交错。

   陆贞夹在中间,前,小穴里插在马六的玉柱,后,老五的玉柱插在她的肛门 里。

   三人淫,必有…陆贞。

   噗嗤……

  噗嗤…………

  她满脸泪痕,陆贞挣扎着,带给她的只是小穴和肛门的欢快拍打声。

   以及,肉体的无比渴求,淫欲的无限蔓延。

   「呜呜…喔喔……呜呜…好…舒服。」

   庭院幽幽,糜烂笼罩,肉体恒飞…

  陆贞物我两忘,肛门的疼痛好像没了,她心神俱醉,眼神如水,娇柔的声音 从樱口轻启…

  「我要……」

   三人、三条赤裸裸的肉体交合在一起,六条手臂纵横交错,肥美硕大的乳房 在老五、马六手中变换形状。

   陆贞夹在其中,犹如一叶小舟,飘摇不定,又如船夫划桨,前后起伏…
  噗嗤…

  向前划桨…小穴穿插玉柱,后庭老五紧追不舍。

   噗嗤…

  向后划桨…玉柱穿插肛门,老六挺身就刺。

   「喔喔……」

   陆贞完全沉浸在肉体的雀跃中,玉柱抽插肛门和小穴,带给她发自骨髓的快 感。

   双管齐下!

   陆贞飘飘欲仙。

   前后夹击!

   陆贞欲仙欲死。

   「好舒服…喔喔……用力…喔喔…好…爽…爽…死了。」

   陆贞大声娇呼,面如挑花,春意焕然。理智依然清醒,羞耻之心依然存在, 可她就是控制不住,口不遮拦…

  这一刻,她体会到从来没有过得美妙体感。

   这一刻,她想大声的喊出来,酣畅淋漓,语无伦次。

   这一刻,她甚至想,如果时间可以暂停,即使一辈子,也愿意!

   「噗嗤…」

   淫液四溅,淫靡挥舞,肉体碰撞声源源不绝…

  青石小路,蜿蜒曲折,三人肉体交合,来来往往,犹如在赏花私语。

   且行且珍惜…

  陆贞夹在中间,眼眸景色不断变换,三人摇摇晃晃,夹杂着『噗嗤』声。
   从后院到前院,一路辗转,莜莜淫液洒落在青石铺就的小路,波光潋滟、
   「喔喔,好爽…用力…用力…喔喔…」

   「那里好爽?」马六挺着身子尽力把玉柱插在她的小穴深处,开口问道。
   「喔喔,小…穴…好爽。」

   「那老公厉害吧?喜欢吗?」

   「喔喔,老…公好…厉害,喔喔…喜欢。」

   噗噗…

  老五在后面耕耘,他的身体紧紧贴在陆贞肥臀上。玉柱深深地插在肛门深处, 老五的话语随之而来。

   「肛门爽不爽?爽不爽?」

   「喔喔…喔…」

   陆贞被老五的话有些激起她的情绪,她好像第一次认识到身后的老五,这好 像第一次听到老五开口对她说话。

   粗鲁不堪、下流淫秽的话语,让陆贞起伏很大,很纠结,唯有情不自禁的呻 吟代表她真的好…爽。

   「肛门爽不爽,爽不爽?」

   老五见陆贞不语,他挺动着身躯,玉柱一进一出在她的肛门用力抽插…
  噗噗…

  菊花翻卷,红色的肛肉被蹂躏的鲜艳欲滴,翻卷开来,隐隐一丝丝血液混合 着乳白液体,让人触目惊心。

   「喔喔…」

   老五抽插力气太大了,陆贞及马六不停的踉跄后退,场面缠绵,十分旖旎。
   「喔喔……爽…肛…门…好…爽…唔」

   吐语如珠,声音娇柔让人迷醉…陆贞双颊晕红,年纪虽比不过那些少女,却 容貌端庄,气度高雅。

   噗噗…声,喔喔…声,彼此起伏,连绵不绝…

  人生如下棋,走走停停、你来我往。

   青石小路如棋盘,陆贞如棋子,马六进,老五退。老五进,马六退。

   淫乱如战场,兵锋相对,你来我往,互不相让。

   只可惜…苦了夹缝中的陆贞。

   老五喉咙发出冲锋的嘶吼,玉柱如无畏的士兵不断的挺近…挺近…

  噗嗤…噗嗤…

  玉柱持续抽插,液淫横飞,肛肉鲜艳血红,马六不停倒退。

   噗嗤…

  马六反击,陆贞在哀鸣中,老五开始倒退。

   吼…

  喝…

  老五、马六口中相续发出犹如…总决战来临之际的号角声。

   针锋相对,互不相让。

   噗嗤…噗嗤…噗嗤…噗嗤…

  「呃…喔喔…喔…呃…嗯哼…」

   陆贞被蹂躏的,快感一波一波的袭击她的身心,浑身骨软筋酥,香汗淋漓。
   喔……………

  陆贞声如莺啼,她只感到,小穴无比酸麻,犹如坚固的堤坝仿佛要被洪水击 垮一般…

  马六身躯加快,玉柱猛烈的撞击她的小穴,一股滚烫的液体喷射而出。

   犹如火山爆发,岩浆喷,她的子宫瞬间被淹没,不住地收缩,迎合精液的灌 溉,子宫潮喷出缕缕液体。

   高潮了…

  陆贞、马六竟然如此默契,同时高潮了。

   很难置信!

   两人如果退回几个小时前,还是彼此陌生,而如今却能乳胶如膝,如此同步。
   噗嗤…噗嗤……

  老五依然在耕耘,持之以恒,似乎总攻还在继续,号角不断!

   狭路相逢,勇者胜。

   两虎相争,弱者败。

   射精后的马六犹如战败的士兵,失去了士气。

   一击即溃!

   嗤…

  陆贞只觉眼前一亮,身躯一轻,玉柱缓缓脱离小穴,马六脚步后退,脱离与 陆贞交合的姿态。

   「唔…」

   陆贞轻吟,耻毛半掩的小穴,红紫交错,两片大阴唇咧咧着,乳白液体缓缓 涌出来。

   液体的药性,让陆贞原本布满粉红色的肉体开始缓缓消退,恢复正常。
   高潮带给她愉悦,也开始缓解或者是解除药性的亢奋,而她的思维开始在内 心里占据高峰。

   陆贞在纠结,她在…回归。

   噗嗤…噗嗤…

  老五在身后持续,没有马六,他似乎更加得心应手,随心所欲。

   他的双臂环绕陆贞,双手一左一右揉着她胸前乳房,玉柱依然在陆贞臀部中 抽插。

   「唔,呃……唔唔…」

   依然有舒爽感反馈到陆贞的身心,可她的内心却开始起伏不定,纠结连连…
  一幕幕…

  如走马观花,不堪回首,不堪入目。

   有一个时刻清醒的大脑,未尝不就是一种折磨。

   陆贞清晰的记着一切,似乎感觉不可思议,又似乎合情合理,可她脑海从来 没有想过,是不是人为的陷害。

   液体很珍贵,药性很独特,陆贞很悲哀,很可怜,她从来没有想过这些,她 也很…单纯、天真。

   「噗嗤…噗嗤…」

   「呃……唔唔…」

   感受着玉柱在肛门抽动,酥爽如潮水褪去,随之而来的是还原初衷的痛楚。
   鼓胀紧随而来,肝肠寸断,愁肠百结,这是玉柱带给陆贞如今的感觉。
   「呃,疼…不…要…放开我…呜呜…放开我…呃。呃。」

   陆贞这一刻开始挣扎起来,手足挥舞,她脚步向前,老五紧跟而上…

  如影形随,依然胶合。亦步亦离。

   二人缠缠绵绵,哀哀怨怨,噗噗呜呜,庭院每处都留下他们的痕迹。

   陆贞娇喘吁吁,疼痛不止,高潮过后带给她的酥软无力,她哪里能挣脱老五。
   三管齐下…

  手、捏她的一只乳房,另一只手箍在她的腰肢上,玉柱不停的撞击。

   她甚至连弯腰匍匐都是奢望,唯独双腿无目的在庭院里走来走去。

   此时、此景,如诗、如画、如梦。

   莺莺燕燕,淫淫艳艳、咽咽噎噎。

   马六抓住陆贞挣扎的手臂,站在她的面前,他摸着陆贞的俏脸,开口道。
   「坚持一会,他马上就好。」

   「呜呜,放开我,你们是谁,为什么这样对我。」

   「啪!」

   声音清脆,马六一巴掌扇在陆贞的脸上,真真彻彻,货真价实的一巴掌把陆 贞打懵了。

   「我是谁?你问我,我是谁?刚才你说的话都忘了?」

   马六脸色阴沉,口气强硬,眼神盯着陆贞继续开口。

   「给你一次机会,说,我是你什么人?」

   马六巴掌抬起,他内心十分彷徨,不知这样做对不对。软硬兼施,希望大棒 之下,陆贞不要出状况才好。

   「呜,你…你是…我…我……老公。」

   陆贞被巴掌打的有些失神,这是她有生第一次被打耳光吧!

   听到马六的话语,陆贞想起他的丈夫沈丘,又想起先前的事,她言不由衷怯 怯开口。

   「那你是我的什么?」

   「我……?我是…你的…老婆。」

   思维,该死的思维。陆贞俏脸粉红,一脸羞涩,这种话怎么说的出口,可为 什么潜意识告诉她,就要这么说。

   「噗嗤…噗嗤…」

   玉柱插在她的肛门里依然在继续,她似乎没有了感觉,唯独偶尔眉头蹙起, 代表她的痛楚依然存在。

   「痛吗?」马六的手在陆贞大腿抚摸,轻声问道。

   「嗯,痛。」细语如蚊声。

   「身体放轻松,别紧张,就不痛了。」

   「呃,不,不要这样,呃。」

   陆贞的话语带着不甘,又带着求饶。她的一条大腿被马六抬起。

   这样一来,玉柱插在她的肛门的情景彻底暴露在马六面前,玉柱劳而不疲, 循环往复。

   菊肉翻卷,玉柱犹如蚂蚁搬家,来回抽插,乳白液体圈在肛肉边缘,增加一 丝糜烂。

   噗嗤…噗嗤…

  单脚独立,大腿被抬起的陆贞,姿态淫荡到极点,老五的身躯开始加快…
  噗…

  噗…

  呃……

  老五紧紧贴在陆贞后背,他的双臂环绕死死锁在陆贞的腰肢上,不在动弹。
   陆贞轻微颤抖着,翘起的大腿不由得落地,似乎一只脚根本不能承担她的重 量。

   滚烫的精液在肠壁中蔓延,她的眼神迷茫起来,红唇呢喃着…

  「第一次…」

   第一次,是的,什么都有第一次。

   今天,对陆贞来说,是刻骨铭心,羞耻与亢奋的合并。

   第一次站着交合,第一次肛门被人插,第一次三人,第一次叫老公,第一次 如此舒爽,第一次被人扇耳光…

  第一次………无数个第一次。

         ******************

   人生有无数个第一次,第一次犯罪,第一次杀人,那么…接下来就是第一次…砰…枪毙。

   且行且珍惜!各位。

         ******************

   庭院幽幽。

   你可看见,你可看见…春风荡漾,阳光洒满的庭院里,处处斑斓粼粼。
   娇柔带着噎噎茵茵的哭泣声依稀传来…

  春依旧,人已变,泪痕红邑鲛绡透。

   陆贞抽噎啜泣,她的身躯依然紧紧和老五贴在一起,玉柱也依然插在肛门里。
   此时,液体的药性似乎完全消失了,可带给陆贞的难以忘却的回忆以及感同 身受。

   「放开我…呜呜…」

   这样羞耻的姿态,让陆贞难以接受,更何况现在是白天,她挣扎着…

  「乖乖的,听话,不要乱动。」

   马六抚摸着被他一巴掌扇的发红的脸颊开口道,他很清楚,陆贞是第一次肛 交,骤然拔出来对她来说,更加痛苦。

   再一个就是,陆贞需要一个缓冲期,循序渐进才是主要的,现在对马六来说, 是个很好的机会。

   「听话,跟我走,老公有些话要跟你说。」

   马六给老五使了一个眼色,他不由分说拉着陆贞的手走向庭院一处凉亭。
   「呃…」

   老五在后拥簇着陆贞,玉柱插在肛门犹如一根木棍在鞭策她往前走。

   陆贞很无奈,后退不得,身不由己,只能任由马六牵着她的手,缓缓而行。
   三人行,具是赤裸,让陆贞犹如怀疑自己是否在做梦?

   凉亭里,马六坐在石凳上,早已经给使过眼色的老五,心领体会。

   「砰」

   老五一屁股坐在石凳上。

   「呃,痛…」

   此时陆贞坐在老五身上,犹如坐了一个真皮座椅,这种姿势,让玉柱更加的 深入她的肛门…

  「唔,放开我,…呃……呃…」

   陆贞挣扎着,她又忘记了,她的挣扎只会带给她更多的痛楚,臀部一起一落, 如同配合玉柱的抽插。

   「呃…呜呜…」

   马六看着陆贞此时坐的姿态,心里的欲火又被点燃,赤裸的身躯玉柱开始无 形膨胀。

   突然,远处响起纯净的钢琴旋律,好似洗涤人的内心,让人心灵纯净。
   「呜,我的…电话,那是我的电话响了…」

   陆贞开始停止哭泣,她的身躯轻微颤抖,想动又不敢动,表情十分复杂的开 口。

   「哦…」

   马六快步走过去,在一堆灰色衣裤里翻出正在响着的电话。

   「给我,快给我。」

   陆贞看着拿着手机的马六,她开口道。

   马六似笑非笑,开口「你是否忘记了什么?」

   陆贞看着马六作势举起来的手,她瞬间明白了,眼神又复杂起来。

   老公吗?想起这个词,

   永泰岛女人真的可以有好几个老公吗?为什么潜意识似乎认同,甚至还有…
  一丝不同寻常的雀跃。

   听着电话传出来的钢琴旋律,陆贞随口而出…

  「老公…电话给我。」

   谁能告诉我,这是如何一种场景啊?

   两弯似蹙非蹙柳叶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春目。

   伸出洁白的手臂接过马六递过来的手机,陆贞整个人庄重起来,俨然好像换 了一个人似的…

  如果不是浑身赤裸的坐在老五的大腿胯下…

  如果不是肛门依然被玉柱插在其中,身不由己…

  陆贞正襟危坐,她的上身挺直,双肩平正,两臂自然弯曲,神态雍容华贵, 自热而然生出一股动人气韵。

   只可惜……不着片缕的娇躯以及左乳被老五的手掌覆盖,加上腰肢圈揽的粗 壮手臂破坏了谐调感。

   「喂~ 老……丘。」

   陆贞把手机搁在耳边,唇间吐出女性应有的娇柔话语声。

   电话是陆贞的丈夫沈丘打来的,清晰的话语隐约在话筒里传出。

   「贞贞,你在哪呢?」

   百年修来同船渡,一日夫妻百日恩。更何况陆贞跟沈丘二十多年的相濡以沫。
   熟悉而又关怀备至的话语,让陆贞眼眶瞬间润满了泪水,有委屈、有愧疚、 也有…自责。

   「我在…服装店…还要过一会才能回家,老丘你…别担心,」

   陆贞泪水无声流淌,她想象着如今自己这般模样,语气稍有平和的回答。
   第一次,平生第一次跟老丘说谎,这让她的心感到揪疼,可是又能怎么样呢?
   难不成告诉自己的丈夫,说,我现在正坐在一个陌生的男人身上,肛门里插 在男人的…那个吗?

   这就算…善意的谎言吧!陆贞暗暗的如此安慰自己如此想到。

   「哦,没事,贞贞要买衣服吗?看好了,就买,别怕花钱…」

   「不是的,我就是…逛逛…唔,呃…」

   肥臀下老五的玉柱开始抽插起来,带给陆贞一种无法自拔的呻吟声。

   「贞贞,你怎么了,没事吧。」

   陆贞脸上带着苍白,她咬着嘴唇,眼神带着乞怜的目光,微微摇头…

  「贞贞,你说话,你怎么了?别吓我。」

   「老丘,我…没事,刚刚不小心歪了下脚…呃,唔…好痛。」

   老五犹如恶作剧一般,此时他双手搁在陆贞的盆骨两侧,合纵连横…

  陆贞的肥臀不时的被托起,她眉头蹙起,表情十分痛苦,肛门在玉柱的抽插 下,绞痛无比…

  肠壁在持续不断的抽搐,疼,好像里面有什么东西要翻滚出来,又被玉柱顶 来顶去,陆贞实在忍不住连连呼痛。

   「贞贞,别吓我,你在哪,我去接你。」

   听着电话那边传出焦急而又关怀的话语,陆贞强忍着娇躯不断起伏,玉柱带 给她的蹂躏痛楚开口道。

   「老丘…我没事,你别担心…现在…不痛了…」

   「噗嗤…噗嗤…唔,呃,呃」

   下体传出玉柱抽插的糜烂之音,陆贞赶紧把电话贴在胸部,隔绝话筒以防传 到沈丘那边。

   陆贞那里会想到,声音是从她的身体里发出来的,电话贴在肌肤上,无形的 让声音更加清晰的引导出来。

   「噗嗤…噗嗤…」

   「贞贞,你那边怎么回事,什么声音,不行,你告诉我,我过去找你?」
   「唔,老丘,我没事,你别…来了,我开始往后走了,先这样了,我先挂了。」
   「噗嗤…噗嗤…嘟。」

   沈丘听着话筒传来依稀的嘈杂声,紧接着一声电话挂断声,他的心开始笼罩 莫名的情绪。

   从这一刻起,沈丘的心开始莫名其妙的烦躁起来,这也是先前沈丘的心理描 写起因。

   「呃,不要,放开我,唔唔…」

   陆贞挂断电话开始挣扎,她的心情跌宕起伏,无比交加,难以忍受。

   她爆发了,四肢剧烈挣扎摆动起来…

  噗噗…噗噗…噗噗…噗噗

   玉柱在她肛门里持续发出,陆贞挣扎撩拨的玉柱在她体内隐隐有了尿意。
   呼…尿液喷涌而出,一发不可收。

   「呃,唔~ 不……不……呃呃……呃呃呃……噗嗤~ 」

   陆贞挣扎的身躯倏然停顿,只感觉一股灼热的气息重塑着肠壁,灼烧的刺痛 跟随而来,小腹以肉眼的速度缓缓开始呈鼓起状……

  「呃…」接二连三的蹂躏让陆贞彻底瘫软无力,她用手抚摸着小腹,依稀能 感觉到水流在腹中流动。

   「呜呜,呜呜呜…」

   马六摸着陆贞的头颅做出抚慰状,陆贞挥手阻扰,带着哭泣开口。

   「你们到底想怎样,呜呜,我要回家,放开我。呜呜…」

   陆贞想站起来,无奈老五依然束缚着不让她起身,肥臀在摆动下有浑浊液体 开始流出,散发出难闻的气息。

   「乖,老婆别动…」

   马六嘴里亲热的叫着,他的手指在陆贞耻丘比划着,开口道。

   「如果老婆你想把这里弄得臭气熏天,就站起来吧,不想,就跟我来,我带 你去洗手间。」

   老五听到马六的话语,他的手开始离开陆贞的腰肢,他的一泡尿全部尿进了 陆贞的腹中,此时一脸的惬意。

   陆贞缓缓抬起臀部,试图站起身来,玉柱随着她的动作开始脱离她的肛门。
   「噗噗…」

   翻卷的肛肉带出一股股散发着大便的气味,陆贞肚腹倒腾起来,直觉告诉她, 一旦肛门脱离玉柱,她会控制不住喷射出来。

   这怎么可以?她的内心纠结无比…

  「噗…呃…」

   她一屁股又坐回去了,玉柱深深的插进去,也恰恰抵住要流出的液体,她娇 柔带着羞涩开口。

   「带…带我去洗手间。」

   庭院凉亭,石墩上。

   陆贞浑身赤裸摇曳身姿,她慢慢起身,老五十分默契配合着,紧紧的贴在她 的身后,前后形成的孑然的对比……

  先前是强迫性的,陆贞蛢命想摆脱老五的纠缠,想把玉柱从自己的体内拨出 来,而如今她却生怕玉柱脱离自己的肛门。

   这算什么?

   人生不得不说,很讽刺。

   陆贞微微翘着臀部,迎合身后的老五,二人前后拥簇,陆贞娉娉婷婷,款步 姗姗随着马六的指引而行。

   在春的旋律里,陆贞宛如香草美人,随风摇曳,气若幽兰,说不尽的娇柔可 人。

          *******************************

  洗手间里。

   陆贞看着近在咫尺的坐便马桶,身躯好像起了连锁反应一般,她再也忍受不 了…

  噗…噗…

  陆贞与老五紧贴的身躯开始分离,玉柱缓缓露出端疑,脱离陆贞那肥硕的臀 部。

   一股浊液夹杂着斑斓硬状的物体倏然从她的肛门涌出,如黄河之水泛滥而不 可止。

   嘤………

  陆贞踉跄走出几步,手已经触摸到马桶上的盖子,到了触手可及的地步,可 她再也控制不住…

  她的双腿缓缓的跪在地上,臀部高高的翘起,肛门被老五玉柱蹂躏的卷起鲜 艳红润的肛肉。

   噗…嗤嗤……

  她的肛门如喷泉一般,水柱划出一道完美弧度,喷涌而出…

  「呜呜,不,我不要,呜呜…」

   「噗噗…」

   陆贞痛哭流涕,肛门似乎不受她的控制,起初是老五的尿液,接着是腹中的 排泄物,偶尔夹杂着乳白色的液体混合着血液的红。

   噗噗…

  几个响屁伴随而出,似乎在告诉她,肠胃彻底空了…

  整个房间一片难闻的气味散出,让人为之掩鼻,让人窒息。

   「呜呜,嗯,嗯,呃。」

   陆贞犹自不觉,她似乎还在用力,臀部肛门的菊肉无限的扩张着。

   翻卷出来的肛肉厚厚的卷成一团。红艳交加,让人触目惊心。

   陆贞浑身耸动着,整个人开始放松起来,她开始挺身爬起,倏然,她有开始 轻微的抖动着。

   嗤嗤,哗啦啦…呜…

  小穴尿道再也控制不住,尿液失禁而出,顺着她站立的大腿,稀稀拉拉趟在 地上。

   「啊…」

   陆贞双手掩面,再次痛哭流涕。

   马六拦腰抱起陆贞,来到起初那个给她体内输液的房间,他像对待自己的妻 子用毛巾擦拭陆贞的身体。

   「老婆,别哭了,你不是要回家吗?」

   一声老婆,一句回家,陆贞哭泣的声音截然而止。

   陆贞张口想否认,可是看着正瞪着她的马六,她竟然莫名的有些张不开口。
   很复杂,她自己都弄不懂为什么?

   是怕他吗?

   还是认同?

   「老公?!」

   陆贞的嘴里不由吐出老公这两个字。

   记忆,如湖水荡起一波波涟漪,生而不息,永无止境。

   回忆,像电影,有痛苦,有快乐,有感伤,有缅怀,唯独没有回头路。
   陆贞躺在医疗式的脚手架上,她喃喃自语着;

   「回不去了。」

   回忆的长河暂时终止。

   至此,陆贞的心路历程暂时终结,其实陆贞的回忆还没有全面结束,随着情 节发展,她的故事还有需要补充一下。

   下一节将会延续发展,陆贞变了,而情节将会延续她在医疗脚手架被剃光耻 毛的后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9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